当前位置 > 恋爱心理 > 正文

80年代,物欲年代爱情的反思

2017-01-05 20:39 来源:狗如青杏

1

  冯唐有一段关于对姑娘用途的解说,并其中指明是解说而非解答,内容有五条之多,一一罗列出来再加以判断并发掘其言辞却有道理。

  他在文章中写到,姑娘可以做朋友,因为姑娘比男孩儿更会倾听;姑娘可以做老师,因为年纪与你相仿的姑娘懂得更多;姑娘可以做情人,每个姑娘都渴望爱情;姑娘可以做性伴,此属正常;姑娘可以做家人,可并非易事。

  每一条都是冯唐切身感受之后发掘和总结的规律,身为一个只停留在二十出头,对爱情懵懂却又似是而非似乎已经触摸到爱情的骨胳和脉络的自己而言,姑娘这一词几乎还是停留在“美好”这个层面上。

  但凡提到姑娘不免就会想到“清汤挂面”式头发又或是春天里的垂杨柳。

  擅长写“小黄说”的冯唐试图用“性”的方式解读文字以及人,恰恰因为身处这样的时代,“快餐”式的爱情来的突然与凶猛。

  可我们似乎又不能用质问的语气讨论任何关于时代的问题,这似乎是权威者的至高无上的权利,是公知可以一语否定又树立旗帜的独权,所谓盛世年代的“蝼蚁”便失去了能力。

  不止一次听到“物欲”这两个词用来定义这个时代,或仅仅是我们每个人能感受的周遭,当爱情粘连起这两个字便让人觉得失望却又一点点发觉这势必会习以为常。

  雷蒙德。卡佛在《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中有过这样一句话:"我们在谈论爱情时,说起来就像是知道自己在谈论什么一样。”

  如此,这样思考便能让一个曾在落入爱情,翩翩起舞的青年又或是辗转难眠坠入爱情沼泽的少女,怀疑自己在谈论的爱情是否真的有意义。

  我们又不能不谈论,就像是我们已经知道爱情是什么,没有人能清楚那样,依旧在无数昏黄的灯光下写洋洋洒洒的文字,只关于爱情。

  起初,已然对玲琅满目的发生过或正在发生的爱情故事失去了去倾听和寻找的动力,可没想到自己竟会在野夫的笔下,在一段非虚构的小说又或是散文式的故事里,陷于一段关于1980年代的爱情故事。

  关于《1980年代的爱情》最早是到那首同名的民谣风的歌曲,歌词中写着:“只有思念的80年代,没有牵手的80年代”于是便多了关于那个年代更多的猜测,这猜测里有怀疑,而怀疑出自于此时此刻,已然截然不同的时时刻刻发生的爱情。

  不得不承认作为年轻人我们对80年代的所知所感微乎其微,而所知道的是电影里的1980年代,被美化亦或是被人添加了太多情绪而来的口述。

  许许多多的经过后的人在高呼着那个年代的美好,冯小刚说:“那个年代,是近100年来中国最好的年代。”许知远说:“那些挽歌,普遍都是美好的。”

  大概真是那段时代确有真切的美好,所以作家土家野夫不能忘怀放置在那里的些许往事,而这往事关乎他所认为的,只属于他自己却又映射整个时代的美好的爱情。

2

  《1980年代的爱情》来自于土家野夫对于自己往事的回忆,并在多年后去穿过时间,透过白云苍狗,提笔成文便立于我们的面前。

  土家野夫是一个传奇的人物,所以他写下这篇非虚构的小说时我更愿意将其看作一个创奇人物的自传。

  关于土家野夫《1980年的爱情中》敬文东的作序中这样写道:

  土家野夫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文革”中当过少年樵夫,“文革”户,上过一所三流大学和一所名牌大学,当过公务员,做过像模像样的警察。身为体制内前途光明的干部子弟,后来却被时代风暴达打成了“牢头狱霸。”

  野夫被称为:“非虚构叙事的大内高手”,他的文章在读者眼里更多一种真实的厚重。

  而关于《1980年代的爱情》更是一段长达数十年于野夫和女主人公“丽雯”的爱情故事。

  这段故事于野夫而言是他眼中平淡的,普通的,没有太多跌宕起伏的故事,可在他的笔下,各种简单的情愫萌发以及爱情的蠢蠢欲动在二人之间却多了浓郁的纯净和美好。

  关于1980年代,敬文东写道:“1980年代是奇迹,是共和国历史上罕见的清纯时代,是废墟上生长出来的美好时代。”

  对于这样的美好时代,我们只能向往,只能猜测以及幻想却不能触及筋骨,更不能如他们般恋恋回味。

  在野夫的故事里,年轻的野夫面对的是年轻的“丽雯”,更憧憬着年轻的爱情发生,可“丽雯”不仅仅止于一个“姑娘”就能形容的美好。

  她青涩、爱情也青涩、可他更知道她所爱的男人不属于这个山村,他的脚步在四方。她爱着,却又不继续爱着那个男人。

  发乎情而止于礼,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们似乎已经显的渺茫和遥远,如今,无论畸形亦或是正常的爱情我们似乎都可以大步迈过这些,所以经过80年代的人于心底大可有自以为傲的感情,那些将被永久的保留。

  而今的野夫站在公众面前依旧是江湖行者的模样,他对年轻人说着“行走”的意义,说着“江湖”的美好。

  但在《1980年代的爱情》里,我却看到了一个曾缠绵悱恻的野夫,一个年轻气盛却也会羞怯的野夫。

  也许文中的他并非完完全全是那个现实的他,可我仍愿一厢情愿将故事和他融为一体,重温属于他的1980年代。

3

  贾樟柯在拍《山河故人》时说过,他喜欢90年代的那些老歌,那些情歌里有情有义。

  《山河故人》里虚构的爱情故事也横跨了一个人的一生,源起爱情的美好,情义却也让人潸然泪下。

  与《1980年代的爱情》相比,这段故事的真实性更容易触碰到人心中的柔软,而除去简单的爱情,“丽雯”身上又因为爱情多了些可贵的“义”。

  年轻的故事易显得单薄却也不乏美好,似乎只能让故事沾上土,行走过许多路,过山过河才会显的厚重,可这对于“物欲化“严重的那些爱情而言,无从谈起。

  《1980年代的爱情》是一段只有爱恋却没有牵手的故事,我喜欢这段故事的悠远,像是钟爱《边城》中的往事遥远那样,有情有义。

  而对许多人而言,这些所有所陈述的一切都已经是一支支“挽歌”,固然有马致远这样的人赞美着留恋着“挽歌”的美好,可也有人会置之不理,似乎“挽歌”只能配合落幕。

  看到这本书的推荐时,孟非说过这样的一段话:“野夫的《1980年代的爱情》让我整整一晚,听着窗外春雨,夜不能寐,热泪长流。我惊讶于自己这个年纪还会被爱情故事感动到这般模样。真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读到它……”

  这样的小说里,野夫不试图带着懵懂的男生去认识女生,他不用蛛丝马迹探究姑娘,却写下了爱情的美好,悲伤的意味悠长。

  固然这样的故事不会被许许多多的人读到,但于我而言,这样的故事已然留在了我心里,一同留下的是那代人心中为之骄傲的美好。

    文章不错
    (1)
    100%
    还需努力
    (0)
    0%

    网友辣评

    你的大名

    导师微信公众号 武汉约会学 扫一扫抓紧关注

    晚上22点分享关于恋爱技巧、情商提高、男士外型建设等原创文章 (微信公众号:武汉约会学)